揍翅

关于太宰

太宰的书到了。怎么说呢,他的书对我来说已经不是小说了,我只是在通过读他的书来了解他这个人而已。即使只是一两句话,慢慢品味也会令我泪水盈眶。

长评太宰治

  

   很多人看完太宰的书后,当然,大部分都是人间失格这本书之后,都评价说:这本书太致郁了,主人公跟我好像 之类的,我也曾有类似的感觉,但是仔细体会后我觉得并不相同。

   我们的经历也许相似,但是更多是不同,我最终发现,至今为止那种【他就是我】的感受其实不过是感同身受。 但是我能够深深的感受到他的难受,那种从文章那边传来的苦笑和心酸,我能够深切的感受到,并不仅仅因为我像他,愿意理解他,更是因为这是他自愿剖开心房让我看,将自己最软弱的一面对着我。这便是太宰在我心中的印象:卑鄙而软弱,善良又坚强。

   再说说他在书中的小调侃和恶搞,这真的是我非常喜欢的他的一部分。他生于1909年,1948年离世,而这段日子,即使是日本本国大概也没有吐槽这个流行语吧,但是,该说是他无意间开创了先河吗,他那文章中各种犀利而令人发笑的段子,句式以及作者的强势插入都是令那个年代的古板的人甚至现代人都惊讶的天才的创意。在他的《樱桃》中,太宰曾这样写“人为他人服务难道是件坏事吗?难道成天不苟言笑才是好事吗?”这句话不仅反应在生活上,也同样体现在他的文字上,相信每一个看过他的书的人都发自内心的笑过吧,“太宰这个人怎么这么逗啊?”你一定也这么想过吧。

   当然,也有人并不喜欢,或者我私心说成是嫉妒他。一些当时的文豪大家并不欣赏,也或是对于他这种受到一致好评的新的文式和私生活的直白的表露所获得的人气感到嫉妒和厌恶。某些作家在批判太宰时,为了避免被外人说“你是嫉妒他的才能吧”,专门针对他的病殃殃的身体,乡下地主的家世以及和女性的诸多往来进行批评,以一个高高在上的正直之人的立场指责他带给社会的不安定因素,指责他沾花惹草,私生活混乱,指责他给他那乡绅老爸和身为众议院议员的的大哥蒙羞。相比之下,我觉得三岛的那次文学刺客事件反而要好一点,因为他是以对太宰自身的讨厌为前提前去执行的。

   因为这些当时的文豪(当时的太宰还只是个后起小生)的打压,太宰三次和芥川奖失之交臂。可能有人说要是有才能不管再怎样受打压也是能有成就的,那你就错了。可以去百度一下太宰的这三次事件,第一次是川端康成就他生活进行批评,他说“以我之见,作者对眼下的生活怀有厌恶之情,使得作者不能将才能发挥得淋漓至尽,这是很遗憾的。”这句话可以说是对的,太宰就像所有穷困潦倒的作家一样过着吃着这顿没下顿的生活,而且欠了很多情债,可是,作品跟作者的私生活又怎能混为一谈?川端康成是个大文豪,那时的他在文学界可以说是一手遮天,于是,太宰只得到了候选。第二次是比赛本身出了问题,没有获奖者。第三次则是出版社发出新规定:之前入围的作家均不能再得到芥川赏。所以,太宰气的跑去自杀……

   很多人一想起太宰就会想到自杀,其实我觉得他是很软弱的,他多次自杀却未死成当然也是因为他怕死,一次次的直面死亡后又被拉回丑恶的人间,他变得想死又怕死。而情死,我觉得,他至今为止没有一次是因为爱着某个女人,想要和那女人一起死去才情死,最后也只是因为害怕一人在玉川中冰冷死去而已。

   再说说他的文章,他写过很多篇小随笔小文章,那些文章远不如《人间失格》或《斜阳》出名,但是,我喜欢这些文章胜过他的名作。我想,要是太宰知道了他唯有死前创作的小说那么受人欢迎,也只会苦笑吧。

   而且,人间失格也好斜阳也好只是太宰所有作品中的一个片面,他也许代表着这作者死时的孤独与不幸,但他的一生,并不是这样的。他拥有过与常人无二的人生,读着他的《畜犬谈》《瑜伽草纸》,即使只是想到他在写作时加入的那令人发笑的一句俏皮话与他写下这句话时的表情,我就知道他是个内心活动很强烈的笨蛋老好人,即使在最后的小川江畔,他收获的也不仅仅是人们的怜悯,他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证明了一个在恶的生活中挣扎的作家的最后的自我主张,以自杀为他的人生画上完美的句号,这也可以算是了了他的一个心愿吧。

   我想,看太宰治的书的人有很多,我只是其中很普通的一份子,只是希望更多的人能全面的了解他,了解他的文章,了解他的软弱,了解他那种洁净的美与他想要得到宽恕的心情。